电影

调整而非垮塌-电影行业2021

  2021年,电影行业上市公司颓势依旧,大部分出现回落。一些企业更是已经阴跌数年,以华谊兄弟为例,其市值从2015年最高处870多亿回落到几乎不足百亿。

  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截止12月23日,2021年中国电影票房达到458.85亿元。根据电影分析公司高尔街(GowerStreetAnalytics)的分析,2021年全球票房年收入将比2020年增长80%,比疫情前创纪录的2019年则下跌49%左右,中国全年票房预计将达到73亿美元,在国内对好莱坞依赖下降的情况下占全球票房比重将达到34%。

  根据IMDb全球电影票房的数据,截止12月18日,整体上看,北美市场贡献很低,仅有《寂静之地2》北美票房占全球比重超过50%;而在全球票房前20中,有6部是国产作品,包括了《长津湖》、《你好,李焕英》、《唐人街探案3》、《我和我的父辈》、《怒火重案》、《中国医生》。

  疫情重压之下,中国电影票房悄然完成了对北美的反超,成为全球第一电影市场。

  (1)引进片比重开始下降。受到奈飞、亚马逊等流媒体挤压,传统代表电影工业的好莱坞辉煌不再,唯迪士尼仍然保持较强竞争力,但由于疫情对产能的影响,引进片的票房占比在近两年快速压低,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2020、2021年引进片票房占比仅20%左右,在之前的2018、2019年,国产电影票房占比就超过了60%。

  (2)票房头部集中明显。从2016年之后,票房的头部效应愈加明显,票房前十影片占总票房比重从30%左右一度扩大到2020年近70%。电影越来越扎堆在档期内上映,而今年国庆档一部《长津湖》就占据73%的票房。

  (3)对品质要求上升,作品投入增大,联合出品作品增多。以制作成本达到13亿元破国产记录的的《长津湖》为例,这种投资规模的电影可以参考2014年的科幻电影《星际穿越》拍摄成本1.65亿美元(约11亿人民币)。由于投资额巨大,《长津湖》联合出品方达到10家。制作方抱团取暖也暴露出当前好题材的匮乏,与新IP孵化能力的不足。

  大流行期间,对电影行业的冲击是十分明显的,对线下院线的影响尤甚。即使是分账票房前十位的线年的下滑程度多数仍高于中国票房的下滑程度(-28.47%)。

  此外,因为院线对上游内容的控制能力有限,缺乏建构在内容质量基础上的竞争力,当上游产能出清,“剧场效应”消退之时,院线的强势地位也逐渐随之消退。疫情持续再度成为对院线的沉重包袱,场地、人员的固定支出成为疫情下大多院线不能承受之重,观众对于接触式消费的恐慌使得高上座率很难长期重现。与此同时,由于线上平台的流量集中、成本较低,可以占据充足的长尾市场,不会因头部效应的过度集中导致对新生IP孵化的压抑。从电子游戏到网络小说、网剧、短视频,不断地有新IP孵化能力的线上场景出现,其IP相关的衍生品市场也逐步壮大(包括产权更容易受到保护的数字衍生品)。电影行业如何利用这些新生的场景以保证优质IP的不断涌现是提升竞争力的关键。

  以奈飞为例,奈飞近几年付费用户增长迅速,在新冠大流行的2020年,奈飞的付费用户规模还取得超平均速度的增长,在规模持续增长的基础上,奈飞还能进行多次提价。

  事实上,奈飞的崛起不仅仅是技术影响,对比国内同样的流媒体平台“爱优腾”,奈飞在“内容为王”的路上已经走出很远,2013年,在奈飞原创的元年,就对标HBO,斥资1亿美元,做出了电影品质的电视剧《纸牌屋》,优质的内容服务保证了收入99%来自会员订阅服务的奈飞在大流行的2020年净利润达到27.61亿美元。相比之下,缺乏高质量内容产出的“爱优腾”虽然有vip、vvip等多种繁杂的会员模式,广告收入仍然占较大比例,且缺乏利润亏损严重。

  疫情与技术进步推动电影行业迎来了结构性的重大调整,传统观影场景被打破,传统的工业化电影模式也正在被解构,线上化将是总体的趋势,但“内容为王”仍然是这变化中不变的部分,如何真正的做内容而非占据流量优势套利是我国电影能否获得线上竞争力的关键。

  5、在全球电影行业尚未走出寒冬的2021年,国内电影市场展现出了明显强于海外的表现,同时也暴露出对上游内容质量的关注不足的问题,内容为王永远是电影行业竞争的制高点。

  院线行业恐怕将进入一个较长期的困难时期,背后折射的是人们观影习惯的改变。如果说新冠大流行对哪些行业有促进的话,线上影视平台一定是其中之一。

  看清楚事情发展的本质,结构调整也许给电影行业带来了逢低进入的机会,内容生产能力应当是选择投资标的的重要标准。现场开奖结果118图库